皇城司第一凶剑正文卷第347章回到沧浪山“父辈们所在的世界?”

韩时宴声音里带了几分嘲讽,“我们不是考科举,是上刑场吗?先得打断脊梁骨,方可在朝为官?”

“那大雍不选秀不选才,直接选蚯蚓好了。一出生条条都是软骨头,倒省得像堂兄你一样,先长出来再打断,生生疼那么一回。”

韩敬彦瞬间被气笑了,他的拳头紧了紧,又松开,然后又紧了紧,如此好几回。

从前同韩时宴站在一边对敌,只觉得他这张嘴当真是长得好,令人痛快无比。

如此这嘴对准了他,却化作了一个个尖刺,像那暴雨梨花针一般扑面而来,将人扎成了刺猬。

良久,韩敬彦长长地叹息了一声。

“我知晓,要说动你,简直比用嘴来磨铁杵还难。”

韩时宴声音低沉了几分,“那你还多此一举作甚?”

他垂着头,静静地看着韩敬彦,那双清亮的眼睛里闪过复杂的神色。

韩敬彦却是摇了摇头,“你说的那些,我又何尝不明白。只是你要的是刨根问题,而我要的则是合适。”

“你在外横冲直撞,给族中树了多少敌人?”

“你同顾甚微还有吴江在朝堂上大杀八方,扰乱了朝廷势力均衡,破坏了官家的部署,所以他才让你们出了汴京。”

“你们是将傅老先生的脊梁骨扶起来了,可最后结果如何?他一头撞死在了金銮殿上。”

“你扪心自问,有的时候真相就是最重要的么?”

不等韩时宴回答,韩敬彦再次摇了摇头,“我觉得不是。”

“顾右年同王珅洗刷冤屈,齐王之恶罄竹难书,他应该同他养的那群飞雀一起在菜市口被砍掉脑袋。朝廷恢复安宁,大臣们不必人心惶惶,可以安心为百姓谋福利。”

“你帮顾甚微了却了心愿,正好可以上门提亲……”

“这样每一个人都赢了的局面,不是很好吗?”

韩时宴上下打量着韩敬彦,他毫不犹豫地将那张账册残页折叠起来,自然而然的揣进了怀中。

既然已经给他了,就绝对再没有拿回去的道理。

“不好!虚假的太平有什么好值得赞扬的?”

“腐肉长在腿上,瞧着康健,但伤口永远都不会好,迟早有一日不良于行。”

“只有将它剜掉了,才能生出新肉来。”

“一步退,步步退。堂兄你不是进入了什么父辈的世界,而是泯然于众人。”

韩时宴说着,重重地拂了拂袖子,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。

“即便是因为你们要追寻那可有可无的真相,会造成时局动荡,尸山血海,你也觉得值得么?”

韩敬彦的声音高了几度,韩时宴的脚步一顿,回过头来。

“值得,真相永远都不是可有可无的。”

韩时宴说着,继续向前,手触碰到了门把手上。

韩敬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他觉得今日自己简直将一生的气都叹完了。

他看着韩时宴的背影,不知为何心中却是生起了一丝羡慕来。

他从小就被父辈规矩的教导着,要以家族为重,等入朝为官外放,又要平衡地方各种势力,上有阎罗下有小鬼。州上的银钱是用来建桥修路,还是用来教养人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