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之恋 > 玄幻魔法 > 不教性命属乾坤 > 人间草木心 第六十二章 悔恨难驻留

人间草木心 第六十二章 悔恨难驻留(1 / 3)

inf

南弦望着他愈冷面色,心下悔不当初,原本自己冲动与主子分辩不成,今日不曾避嫌,反与王妃亲近,岂不是百口莫辩?!

苏木心望着朔宁王看向南弦的冷意,无奈从中急切替她辩解“是我喊她帮我补耳朵来着。”

提起木心耳上的豁口,卷起他心里几丝悔恨来,朔宁王懒与深究,一言不发扭身要走。木心念着他着几日冷淡,一面委屈一面焦急,“殿下!”

急唤脱口而出,此番两人对面竟让她多了几分陌生和慌张。朔宁王原本气恼未休,偏偏脚底不听使唤,闻言便顿步而立,再不挪动。

苏木心吞吐犯难,朔宁王耐心渐逝,盯着廊边圆石,木心搓着衣角总算吭出了声“做了石子羹……殿下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朔宁王的挖苦倾泻而下“白石先生通霄煮食之石,是为修仙者用的白石。你一个医者,附庸如何风雅?”望着木心青白面色和失措徨乱,几丝幸灾乐祸显现在嘴角,此时肉香丝缕窜进鼻中,小郡主带着南念一人举着一只烤鸽子疯跑而近,撞见他们,急急刹了步,默契对视一眼,还原规矩姿态。

小郡主将滋滋冒油的竹签凑近朔宁王笑道“如何不够分也不能少了宁哥哥的。”南念听闻这话,转转眼珠子朝向郡主,乖巧道“郡主的给殿下,那南念的分给郡主。”

“你方才还与我争大的。”郡主笑意俯身,带着几分狡黠“现在是见着你爹爹,就这样乖巧。小小年纪学着见风使舵,嗯?”

“我才没有!”南念气急拢住自己的那支跺脚生气道“不给了,不给郡主了!”

小郡主假意去夺,两人相拥疯闹笑倒在众人面前。朔宁王宽和接过郡主的鸽子,又扶起气呼呼的南念,一改方才的冷凝朝他们浅浅弯出嘴角的弧度“走!大伯带你再去打两只兔儿!”

南念跳着脚吽叫两次,仰着小脸崇拜“大伯莫要杀了,南念想要养着。”

“我也要养着,我也要!”郡主推搡着南念朝他做着鬼脸“我先要!”

朔宁王带着一众渐渐走远蹙眉侧目“你要什么?好生把你的骑射练练,明日要去宫里现眼不成?!”

原地仅剩木心独自杵立屈膝远送,望着一家人嬉闹走远,心下悲忧万分竟渐渐上头,扰了仅存的理智,木心朝着他背影快步奔上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本王一个字也不想听你说。”朔宁王冷冽扭头,不耐烦收回被她扯住的衣袖“滚回你楼里。”

“府里突然多了护院,再不许我们出去。”苏木心不管不顾快速将他衣摆重新攥回手心“你与我置气是置气,从前说好的事情……”

“没什么说好的事情!!”朔宁王陡然暴怒,打断她的话,食指戳在她鼻尖警告“本王想认便认,不想认,半个字也不认!滚!”

王妃并未吓退,亦不在乎碧鸾的诧异和一院子奴仆的议论,执著拦住他的去路,耐住性子柔软语气加快语速“我承认你说的,我满腹算计,德不配位……我从前亦跟你说过,何人能教养我去做一个王妃呢?我……”

啪!

宁哥哥!

殿下息怒!

殿下!

一时间众人跪了一地,苏木心许久才回过神来,左脸上的火辣辣先于磕绊的手肘痛意,将她唬的再发不出一声言语。

“殿下莫要打姨娘。”南弦显然吓懵了去,丢了手里的烤鸽子嚎啕起来,掌事姑姑急急将孩子哄走,众人才回神去将王妃扶起。

哎呀!这都出血印儿了!碧鸾将烤鸽扔去一边急急叫人去拿药来,一面扭身蹙眉“哥哥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怎么打人呢?”

难堪和羞惭很想驱使她的步伐离开,可她却没动,她抚着半张脸错愕在原地,很想问问为什么,却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三皇子嘴角抽搐两次,也似要说些什么,适才反应自己真的当众给了她一记耳光。懊恼垂目扭身,他快速捏拢手指离开,生怕苏木心追来多置一词。

此刻的苏银信正对着不通情理不肯放行的守卫气急败坏,大老远瞧着晏缈瞅空奔进小门。

虽然自己出去不,但难得迎来一个发泄口,银信叉住腰恨恨“你这是什么规矩?!大门不好走,走后院的小门?”

没时间废话,晏缈直入主题语速飞快“苏银信,我发誓,从前我真不知道。”他毫不避嫌握紧她的右腕,惊得丫头瞪出眼珠子,“细婈才出生,皇上跟我爹说过一句要指婚给我的话,往后便没人提过了,咱们边闱打仗哪里顾得……”

“你说你有指婚?”银信大惊失色,才脱出手腕便被他又钳住右手,掌心里硬硬的马衔扣膈得胸口疼。

“你……不知道。你姐姐没跟你说?”顾不得更多解释,晏缈喘息未匀“我爹不许我来,可我必须来解释清楚,银信,你相信我,我爹娘一定能……”

你别说了!苏银信瞪红眼睛将手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最新小说: 重回年代赶海打猎 凤皇于飞 小可怜被赶出门秦爷捡走日日宠桑瑜秦御霆 剑宰乾坤 在霸总文学当保姆,却身价过亿! 书生凶猛 大明:带着老朱去穿越 小可怜被赶出门秦爷捡走日日宠 绝世七皇子 曹魏的光与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