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之恋 > 玄幻魔法 > 不教性命属乾坤 > 人间草木心 第六十六章 情缘双双误

人间草木心 第六十六章 情缘双双误(1 / 4)

最新网址:“小郡主一早就回了,殿下怎么现在才回?”她深吸两口气,勉强想要掩盖情绪,却连嘴角都重的提不起一丝“小厨房一直备着沆瀣浆,我去端来。”

朔宁王并不理会她的问话和眉目躲避,按住她的手腕直视“早晨围猎你不去,偏独身自己入宫去,你想干什么?”

苏木心眉目间的坦然示意着答话的真实,并非早早编织的借口“送走你们,我才发现药房里少了好几味安神草。这个苏银信啊,大了,不似小时候没心没肺哪哪都睡得安稳。前几日还带着一把短刀整宿不归,我怎么能不担心呢?”苏木心犹如老母亲一般叹息忧心着搓手“我就想着去瞧瞧娘,听她说说那细婈指婚的事情。”

她侧目瞧着丈夫犹疑而认真的面容,苦笑“我没骗你,你自己想,即便是从前,我或许隐瞒过你,但我从没骗过你不是?”

见他松缓眼神她即刻反问“殿下呢?殿下不是守着碧鸾比赛吗?怎的又喝酒去了?”她伸手去摸茶杯,表情自然揶揄“碧鸾参赛的都回家了,你做陪去的,倒去庆功了不成?”

“你倒还记得管我。”三皇子垂着眼皮由她转去桌子另一边拎来一只莲花玉壶,重新将脸微微抬起“我只当你又去心疼某些削了爵的旧人。”

“心疼倒不至于。感慨罢了!”木心眉目沉沉,手里的活计也顿了顿,一丝也未隐藏“从前费尽心思攀附权贵,一朝被牵连便成了人人都能训斥的奴才。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醉是醉着,依旧暗惊于她坦诚,一时间倒还真不知如何反应。

“我曾托付真心,却只等来他一句歉意,所以满心失望怨恨。”木心淡淡解释,“我以为看见他落魄还能有些快意……”浅浅的自嘲凝固在脸上,转而诚恳“直到我们各归桥路,才想明白其中无奈。此番,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。我不想再怨恨,也不必与他冷嘲热讽。今日是遇上他巡守,殿下若是介怀,我往后不再擅自入宫了。”取不来醒酒汤,便倒了杯白水,推在他面前“水是好的,原本想蠲着等明年给殿下泡茶,总是等不及,殿下先用吧,熬久了仔细又头疼。”

朔宁王无言,乖顺捏着茶杯抿进嘴里。木心见状也安稳坐去一边的春凳上撑住半张脸“我想着晏缈的婚事,突然就想起太史局来!”冲着丈夫饮水的方向她长嘶一声“我见着古朝言,找他打听太史局的路,他把我好一通教训。那……”她苦笑两声带出一种不服气的冲动“那我能听他的吗?”

木心的语气悠然缓和,将回忆拉入白日。

即便身子虚弱,武功尽失,可要阻拦苏木心却是没可能的。不过眨眼功夫,木心便抄近路悄然靠近太史局。望着门外层层把守,木心迅速褪了外袍将自己挤进了尚衣局才过了检视的衣箱。

终于得进太史局的木心从衣箱里张望而出,扭身便看见身后黑影,被惊的险些叫出声来。那人披帛包裹周身,朝她责怨“是你躲在我的衣箱里蒙混进来,还吓出这模样给谁看?”

“朔宁王妃如何来了我太史局?”对方对她的无礼并未追究,不行礼也不傲慢,足见开阔之境。

木心并不理会她询问,眼神四下微晃打量着布局奇异的楼阁,又重新抬头正色眼前的女子“这位姐姐可是太史监?”

那人既不纠缠木心的失礼,亦不正面答她疑问,只垂目漠然“朔宁王妃找太史监有何事?”

木心顿住一霎,继而收敛姿态严肃:“来,问个姻缘。”

“王妃找错地方了。太史局只报所测星辰、风云、气候,不论姻缘。王妃请回吧。”她朝大门外遥遥一请,没有给木心留下任何商量的余地,干干脆脆转身离去,捎带关上了内厢房的门。也不知卷出什么古怪气味,木心眼前黑雾秘密,头重脚轻的飘忽起来,脚底趔趄,险些被箱子绊个跟头。

苏木心自然是隐去了后半段的荒诞,她不自然捂着羞红的面颊朝朔宁王诉苦“就这么让人家轰出来了!”她身子拍着掌心里的帕子唉唉叹气“说起来这事不该我出头,晏缈求你,你去求他才是。太史局能帮你一次,总能帮你第二次。”

不等他眼色再起,苏木心讪笑着再拍在他肩上“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同我说呢!喝成这样,怕不是有美人儿作陪的?”

“没有。”朔宁王并不抬眼,只低沉推杯“跟老四吃了两杯。”

谎言让她顿住,许久再未说出一个字。

寂静半晌,三皇子只得开口:“晏缈和苏银信……”

“不可能!”苏木心的坚定震得整个房间里的烛台都不约而同抖出三抖来,回回神轻了声调“此番回来我觉得这是天意,他们本就不该相配。”话毕见他咬着牙若有所思的沉着眉头。

苏木心拿帕子揉揉熬红的眼睛,替自己再倒一杯,假装不经意“殿下心疼小将军?难不成,殿下也有爱而不得的人吗?”

朔宁王盯住她眼眉低垂落寞寂寥的面容一阵,思量着如何解她口中所谓“得”与“不得”。

最新小说: 云间草 人到中年,觉醒每日结算系统 书生凶猛 剑宰乾坤 第一动漫沉思集 苟在家族种田成仙 大明:带着老朱去穿越 曹魏的光与影 在霸总文学当保姆,却身价过亿! 绝世七皇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