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之恋 > 玄幻魔法 > 不教性命属乾坤 > 人间草木心 第七十二章 嫌隙更有时

人间草木心 第七十二章 嫌隙更有时(1 / 2)

inf

南弦绷直身子,只觉得血液倒凝,脊柱僵硬。艰难提着惨白讪笑立在外厢,既不敢朝里去,又不忍向外走。几欲张嘴又不知如何开口,只颤颤要跪,打定主意今夜无论如何也死缠在此处,再大不了被罚几十军棍罢了。

正待南弦难堪纠结之时,大门腾然落开,好似无人看守模样。

“怎么了?”朔宁王好笑看着风尘而来的小郡主,苍白小脸上全是愤恨严厉,“谁又招惹你了?”

碧鸾紧抿双唇,鼓起勇气错身朝里屋望去,直到见着银信半摊的黄嫩杏叶衣袖,挂在半垂的小手露在纱帐之外,终于回身瞪着眼缓缓“宁哥哥原是我钦佩的,不似宫里那些人……”

“这没你的事!”他黑着脸不耐烦打断挥手示意下人驱赶“下去!”

碧鸾干干脆脆找把椅子坐下,倔着通红小脸气炸“不行!是这个丫头,就不行!”

“你跟王妃,倒处的不错。”他不再二话,二指提起碧鸾领口一并拖进内厢“那一起。”

“哥哥!!!”碧鸾气急败坏泪线陡落,却没忘拖住他的一只衣袖“你怎么能这样?!你不是这样的!!”

可今日的朔宁王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一手拖着碧鸾一手掐着南弦齐齐扔出了房外。顾不得被掀翻糟乱的衣裙,碧鸾咬着牙止住哭,狠命拍着紧闭的门板喊门。南弦杵愣一瞬,直到发觉外厢吹灯,也急急跪去碧鸾身边陪她门,带着哭腔嚷着殿下此番真真是会要了王妃的命。

顾北持刀伫立,听着身边女子哭求,默默扭头朝外远走两步。

晨光甚至还未完全穿透灰白幕帘,朔宁王蹙眉抖着外衫衣摆不耐烦打开门,望着门口的笑靥不耐烦“这才什么时辰?你跑来作甚?!”

爽朗笑意直冲云霄击碎了昨日沉闷气氛,太史令藕荷色的帷帽快速除去,甚至拉扯住了一缕头发,坏了发顶的造型。可太史令心情极好,并不在意,甚至干脆放下发髻命人去取梳子来。她一面走一面挑逗孩子似的羞着脸笑道“把山里真人送进宫里,想来你日子不好过。我都坐不住,非得来瞧瞧,是红唇白牙吵一架还是气急败坏寻死觅活去了。”

即便是瞧热闹看笑话,也不是这个时候!

一缕微光透过门缝,穿过杂乱的发隙照进木心覆盖的眼睑,她吃力缓缓睁眼,周身若荆棘之中,喉咙亦似夹着刀刃,潮湿血腥席卷。光亮将她的灵魂从那血泊中抽离,她终于清醒似的疯扑上撞了一夜的门。

果真冲击之下大门洞开。顾不得似是被万根灼热利刺扎痛的额头,她憋紧胸口留住的一口气,连滚带爬蹒跚匍匐朝外跌撞而去。一众婢子家奴眼见披散长发嘶哑吼叫的疯子着一身被血浸透的外袍,魔鬼似的张开淌血的十指,索命一般朝着一个侍从扑去。

抽了他的短刀,木心挣开众人跪阻一路直向书房。

书房廊檐下,朔宁王正蹙眉暴躁替她梳两把发尾,又快速拢起两圈,抱怨着自己已经成人,却还要做这些。可太史令的目光早早转向了狼狈且暴怒的王妃。

这热闹不就来了?!

阳光开始从微黄暖出金色,木心额前和耳边散乱的发梢粘稠着污血和几缕稻草,身上牙白的锦袍早已污浊且混乱,偏偏在那样的日光微拢下反出金色的光耀,微风混乱的吹出裙衫里直挺且秀丽的身形,她蹙眉提着短刀伫立许久,似是一个幽怨的猎人,沉浸在与野兽争斗后的回味。

可阳光普照下另一张绝美的脸透出惊惶,疾步退进廊檐下的阴影。女使更是快步上前为她戴上帷帽,仿佛那金光会烧坏白瓷一般的面颊,方才被束好的发髻也隐匿在帷帽之下,带好帽子,她含笑稳步朝木心款款而来。

早已了然她的暴怒,她眼中透出慈母一般的笑,却在嘴角又露出不易察觉的狡猾,她抬起手腕轻柔抚摸着木心的长发,来来回回,最终停留在耳边,细细摸索着她脑后或松或紧的几根发簪,嘴中是不是吐出几缕疑惑的气息,似是找寻着什么。

木心木头一般,而眼光早已被她抬起的手腕吸引,那雪白的臂腕上明亮的南红色就像被利刃划开的一般。

太史令自然发现了她的眼色,收回腕子在她眼前示意“你是想问我,为何有这藤儿?”这藤儿只有仙草阁家的孩子才玩,她自然知晓。她试探透露又不愿太快剖白,朝后扬着下巴笑道“方才老三给我的。”

“滚开。”木心收敛着多余的情绪,朝她身后的丈夫抬起手里的短刀“我找他!”

不至于不至于啊,好孩子!太史令碎碎念着按住她的刀背,侧脸安慰道“一个道士,王妃不愿意的话,臣给您送出来就是。好不好?!”

你算是个什么东西?也配同我讲话?!木心冷眼抽回,手里的刀刃改了方向,惊得一众女侍高声怒斥。

短刃挥来的毫无理智,朔宁王眼疾手快,右手拽回心有余悸的太史令,左腿一记飞踢,不偏不倚踹在她持刀右臂,木心腕上酸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最新小说: 世末仙 这个主神空间怎么是缝合怪啊! 爆红从报警开始 从星穹铁道星神开始的吃吃吃! 种药小仙的现代摆烂日常 校医清闲?你可听过脆皮大学生! 测评兼职后我成了恐怖板块大网红 危险关系:禁欲上司夜痴缠 综影视之我为女配平遗憾 渣夫骂我不孕?我再嫁豪门一胎三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