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样,夫家主,考虑好了吗?”

庭院内,涂山逸逸不急不缓的抿了口茶,言语之间满是轻松惬意。

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,要进军道盟市场,他有的是备选的合作对象,所以即便是夫家家主不同意,涂山逸逸也无所谓。

买卖不成仁义在,既然这桩买卖做不成,那我们接下来谈谈敲竹杠的事情就好,他怎么都不可能亏的。

夫家家主咬了咬牙,作为一个商人,涂山这块蛋糕有多大,他再清楚不过了。

即便是一成,那也是相当可观的利润,这一点,涂山逸逸没有骗他。

但是,虽然说最近人妖相处之间的风向变了,可终究人和妖之间现在还处于对立矛盾阶段,在这个风口浪尖和涂山狐妖合作,无疑是一场豪赌。

赌赢了,那他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夫家也会因此青云直上,从中获取到巨额利益。

可一旦赌输了,那他可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“人奸”了,届时别说是他了,就连他们整个夫家搞不好都要迎来灭顶之灾!

仅仅是道盟新秀的夫家,还背不起这样的骂名。

这种时候,就要看夫家家主作为一个商人是否具有敏锐的眼光,以及是否拥有进行一场豪赌的气魄了。

“夫家主,我知道,近些年你夫家虽然大力赞助道盟的灭妖行动,但是每一次捐助,都只是针对那些为祸一方的妖怪。所以夫家主您,其实也在提早为你们夫家的转型做准备吧?”

涂山逸逸的话无疑又是一记重锤,狠狠的敲在了夫家家主的心里。

“这你都知道?”

“不要小看涂山的情报网哟。”

“好吧,我承认,风向变了,我们夫家对于妖怪的处理方式自然也要改变。毕竟,只有顺应时代的潮流,一个家族才能长盛不衰。”

“理解,理解。”

涂山逸逸笑着点了点头。

不过这次,再看涂山逸逸那满脸的笑容,夫家家主却只是想上去给他两脚。

理解?理解你个头啊!

“所以,您决定好了吗?”

“这……涂山逸逸阁下,可否容许我回去考虑几日,毕竟这件事实在太过重大,光凭我一人,实在无法做出决断呀……”

“这个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
涂山逸逸点了点头。

不过,还不等夫家家主内心刚要松了一口气,下一秒,涂山逸逸的话却是再次让他血压飙升。

“不过令公子的转世续缘,关键期可能就在今天了,毕竟我们涂山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。唉,真可怜,沾染上了黑狐,那事情可就变得麻烦起来了……”

“你!”

夫家家主瞪大了眼睛,他哪里还听不出来,这个涂山逸逸分明就是在利用他儿子夫常太,逼他现在就做出决定!

“你们涂山,竟然拿客人的转世续缘来威胁家属,这就是涂山的信誉吗?”

“不不不……”涂山逸逸摇了摇头。

“夫家主,你要搞清楚,涂山是涂山,安逸集团是安逸集团,我们属于涂山,却并不能代表涂山。但是有些时候吧,红红小姐不方便干的事情,我们也不介意代劳。我这样说,你可明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