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在张正九登堂之后的某一天,他曾经和我深聊过有关于白曼词的事情。

当时那个话题,最开始是红叶提起来的。

红叶这个大大咧咧的性格,你们也都知道,毕竟我家堂口上这么多人,只有她敢骂柳天屠“死长虫”。

那时候,红叶说我对白曼词可真好,她什么都不会,我还能带着她入行,后续还联系白老太太那边替她立堂口,给她买各种东西,还主动加彩礼,各种好事儿都想着她,甚至后来还琢磨了个什么总弟马助理,直接让她在关内的身份起飞。

红叶的原话,是白曼词如果没有我,就是个什么都不会,只能独自美丽的花瓶,跟了我之后,开个会议,都敢拎着砍刀去砍胡天霆和黄天灭了,估计这小妮子的性格,就是受到我的影响了,邪恶总弟马的称号算是摘不下去了,除非我给她买五百块钱鸭货,否则这称号她就给我散布出去。

一开始红叶并没有想太多,只是想通过这件事情从我这拿点鸭货去吃,张正九和曲妍当时一个劲儿的给红叶使眼色,她愣是没发现,后来看到我表情不太对了,她才反应过来,这话她说错了。

当时我只是叹了口气,并没有多说什么,因为红叶说的是实话。

没有我,白曼词这辈子可能会飞黄腾达,但认真说,可能性不大。

我不能从根本上去否定一个人的未来,但结合现实情况来看,一个家里有外债,没有关系没有门路,一切人情世故层面都得不到任何帮助,父母工资一个月加起来到不了6000,本身遭受过校园霸凌,性格看似普通实际内向敏感,加上又没有任何拿的出手本事的姑娘。

你觉得她飞黄腾达的可能性是多少?

如果不是我同意了她殡葬司仪试岗的请求,加上她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害怕情绪,我都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得是个什么样的日子。

或许从某些方面看来,我的行为很像是一个傻逼恋爱脑。

但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喜欢她。

包括在我写下这本算是回忆录的书后,一些人留下的评价,也都对曼词非常不满。

曾有人说我是条舔狗,一条只知道付出完全不知道求回报的舔狗。

我一直拐不过来这个弯,但是今天听了九爷说的这段话之后,我想明白了。

狗血的剧情,狗血的桥段,狗血的我和白曼词,俗套的轮回,俗套的前世今世,不明不白的相遇相知相恋,一切的一切都非常不合理但却就这么进行了下来。

换位思考之下,我不知道其他人的做法会是什么,但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讲实话我看开了。

俗套狗血也好,不明不白也罢,我终究是个独立的人,或许我对待曼词的态度,受到了九爷通过生死簿以及月老红线的影响,那又能如何?

那又能如何??

十八世前,我是长白山龙脉之主,世间唯一的地龙真仙柳九龙,她是一只长白山上普普通通的小刺猬。

十八世后,我是关内总弟马地府阴帅柳龙,她是总弟马助理地府阴阳使者白曼词。

两世的不同身份不同存在,并不影响这辈子我是她老公,她是我老婆。

我无法左右看客们的评价,也无法改变轮回前后我和她的关系,我只需要知道,我能和白曼词过好这一世就足够了。

当时红叶说完那几句话之后,险些给我跪下磕头道歉,但我却并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其实从那个时候我就想开了,我就是要对白曼词好,没有理由的好,我就想这么做,和别人没关系。

张正九和曲妍,都肯定了我的想法。

毕竟有句话说得好,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。

之后张正九提出,想给我和白曼词算算八字,我知道他是想缓和一下气氛,虽然我和曼词的八字,我爷爷早就算过了,包括后来我自己也算过很多次,但我并没有声张,而是顺着张姐来,也算是给红姐一个台阶。

那一次,张正九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比如说我和白曼词八字合的堪称过分,纵观天下,我和白曼词这个八字的适配程度,都算少见。

而在曲妍和红叶告诉了张正九,我和曼词相识相遇相恋的过程后,张姐也是啧啧称奇,直说这种八字,估计是上辈子我俩就是一对儿,情缘未完,愣是留到了这一世,才能凑出这么匹配的两个八字。

我当时还笑着说,一定是我欠了白曼词因果,所以这一世我才会这么对她好。

当初随口的一句话,如今从九爷的口中应验了。

九爷这时捆了我的肢窍,坐在路边,随手一挥,四周的阴气霎时间被冲散,留下了一片干净清爽的空间。

“小子,歇会儿消化消化吧,别因为我说的这些事情,影响了你和白曼词的这一世生活,我本来不想现在就告诉你,但仔细一琢磨...似乎我之前强行安排姻缘的行为错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