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

是夜。

小曦宝由于白天的时候用了一些精神力,晚饭后,她洗漱一下就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秦安良夫妇却是怎么也睡不着,两人坐在那里想着白天的事。

他们都在想着荒草坡又长出来满坡金银花的事,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。

在下雨之前,有不少村民们曾经去看过那块荒草坡,谁也没有看见那里长出来金银花苗。

里正也曾经去荒草坡看了几次,也没有看见那里生长有金银花。

怎么今天小曦宝跑过去一看,那里就长出来满坡的金银花苗呢?

在整个梧桐村,人人皆知小曦宝生而不凡,出生的时候天生异象,自带梧桐花香,甚至有人在凤栖山上看到了五彩凰鸟,大伙都猜测小曦宝是凤凰转世。

青云大师是具有佛家大能的高僧,他亲自来参加小曦宝的满月宴,他说小曦宝命格富贵,有气运加身,还赠送了佛串挂珠作为满月贺礼。

秦安良夫妇对青云大师的话有些将信将疑,他们就是山村的普通农户,他们家孩子的命格会有多富贵呢?

直到小曦宝被皇上封为福宁县主,他们才对青云大师说的话深信不疑。

小曦宝跟着哥哥们上了两次凤栖山,一次采摘到血灵芝和紫灵芝,一次采摘到百年人参。

灵芝和人参都是极其珍贵的药材,小曦宝却能轻而易举在山上采摘到。

更离奇的是,人人闻之畏惧的大白狼,小曦宝在凤栖山上还曾经把大白狼当坐骑。

秦家自从有了小曦宝,家里简直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秦安良夫妇深知,这一切都得益于小曦宝。

小曦宝就是他们家的小福星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,小曦宝在荒草坡发现了大量的金银花苗,村民们跟着秦家一起种植金银花,家家户户都发了家。

因此,梧桐村的村民都认为,小曦宝不仅是秦家的小福星,还是梧桐村的小福星。

夏氏抬眼看了看秦安良,“你有没有觉得奇怪,那满坡的金银花好像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。”

秦安良叹了一口气,“不瞒你说,这个事我已经想了一天,我也觉得奇怪,大伙都曾经去荒草坡看过,都没有看见那里长有金银花苗,怎么小曦宝去了,荒草坡就长着满坡的金银花苗?”

顿了顿,接着说,“里正召集村民们的时候,大伙都在议论说,小曦宝有大福气,村里有小曦宝,老天都在帮着梧桐村。”

夏氏想着心事,低头沉默不语。

秦安良瞧着夏氏半天不说话,突然冒出来一句,“你说是不是我们秦家祖上积了大阴德,小曦宝是天上的哪路神仙转世到我们家的?”

一句话又让夏氏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,她声音轻而缓缓,“可能吧。”

秦安良眼神中满是惊喜,“你也是这样想的。”

夏氏站起身,轻声说道,“我去看看小曦宝踢被子没有。”

秦安良也站了起来,“我也去看看。”

秦安良夫妇轻轻推开小曦宝的房门,

房间里还亮着灯,小曦宝早已经熟睡。

小火狐睡在床尾,听见开房门的声音,它睁开眼睛看了看,又闭上眼睛开始睡觉。

秦安良夫妇坐在床边,看着正在塾睡的小曦宝,他们一脸的慈爱。

小曦宝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,睡梦中竟然‘咯咯’笑出了声,还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,‘娘亲’。

“曦宝乖,娘亲在。”夏氏微笑着轻声回应着睡梦中的小曦宝。

小曦宝一定是做了个甜甜美美的梦。

秦安良轻叹一声,“你说小曦宝会是哪路神仙转世到我们家的呢?”

夏氏轻轻抚拍着小曦宝,声音低而轻缓,“不管是哪路神仙,小曦宝一定是漂亮的小仙女转世到我们家的,我们要保护好她。”

秦安良和夏氏一直坐在小曦宝的床边悄声说话。

不知道何时,小曦宝睡醒了,看到爹爹和娘亲都坐在她床边,她一骨碌坐了起来,扑到娘亲怀里,小拳头揉着眼睛,打了个小哈欠,“爹爹,娘亲,天亮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夏氏抱着小曦宝,担心她着凉,又拿起床上的小被子给她裹了裹,声音温和,“跟娘亲说,曦宝是不是做梦了?”

小曦宝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还是一幅没有睡醒的样子。

秦安良还以为吵醒了小曦宝,连忙说道,“天还没亮呢,曦宝乖,接着睡觉。”

小曦宝看看娘亲,又转着小脑袋看看爹爹,一脑袋的问号。

嗯,天还没亮,爹爹和娘亲不在他们房间睡觉,怎么跑到她的房间了。

夏氏看出来小曦宝的疑惑,她微微一笑,温和说道,“爹爹和娘亲睡不着,就来你的房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