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

我垂着头不说话,心里绞痛。

老爸真的可以,失踪十年无音讯,突然出现,就给了我这么一个大惊喜。

陈师傅继续分析“冲你刚才的描述,整个局里还有个关键人物,就是穿灰棉袄的姑娘。她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布局害你?她明显是冲你来的,先是上门登记做生意,然后布阵阴路让你中招。每一步都很有策略和目的性。”

“其他都先放一放。”我说“我要先把大硕救回来。实在不行,我就再闯一次冥界地府!”

“别冲动。”陈师傅道“现在还没证实他一定出事,只是我的推断。这样吧,今天晚上我请一个高人来,最擅长扶乩定位,寻人找物。先确定大硕是还阳了还是仍在地府,然后我们再商定下一步怎么办。不过,这个高人需要一点费用。”

“好说。”我没问价格,拿出手机直接转了五千块钱过去。

这五千元本来就是灰姑娘的预付款,羊毛出在羊身上,整件事是她布的局,烂摊子也得她收尾,这就叫因果。

陈师傅赶忙说用不了,我摆摆手告诉他,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,要不然给的更多。你受伤了,衣服也坏了,买新衣服也得要钱吧。

我从大排档出来。走在寒风里,牙齿咯咯作响,我没害过人,做事也凭着良心,可邪魔外道如此对我,还让我的朋友生死不明,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!

灶王爷头上动土,你们是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!

我回到店里,两个女孩还在,我没有多解释什么,让她们好好休息。

我打电话叫来了家政服务,把大门重新洗刷。然后又打电话做监控设备的。

最后一点钱全部拿出来,在大门上安装高清摄像头。

谁要是再趁着天黑过来捣乱,让我抓住了,不把屎打出来算你拉得干净!

昨晚一直折腾到现在,我一点觉都没睡,却毫无困意,脑子里熊熊燃烧着怒火。宵小害我倒也罢了,为什么亲生父亲也要置我于死地?!

趁着天色还早,我去了一趟净沙小区,昨晚灰姑娘留下的地址就在这儿。

我找了一圈,果然留下的地址是假的,根本就没有405室。

最闹心的是,这个灰姑娘到底什么来头,为什么处心积虑要害我,到现在还一无所知。让我死也要死个明白吧。

回到店里我这个闹心,一天过去了,什么头绪也没有。

我让卫蓉蓉带着小莹先走,不能再住在店里。如今我在明敌在暗,不一定什么时候还会再出阴招,她们本来就是无辜的,别跟着我一起吃瓜落。

把两个姑娘打发走了。天色黑下来,陈师傅给我发了条信息,说扶乩定位的高人来了,让我过去一趟。

到了大排档,正赶上饭点,陈师傅两个小徒弟往来应酬,他们告诉我,师父正在后门。

我穿过厨房到了后门,推门而出。天色渐暗,后面是一条胡同,没什么人在,昏暗的门头灯照着。

陈师傅正在和一个陌生人抽烟。

这人是个背影,很瘦,天这么冷,穿着一身牛仔衣。娴熟地叼着烟,吞云吐雾的,正在和陈师傅交流什么。

陈师傅见我来了,烟头踩灭“小秦,这可是一位高人啊,我给你们介绍介绍。”

这人转过头,我陡然一惊,原来是个女的。

留着齐耳短发,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,人不丑,只是脸上写满了沧桑。

“这位高人也姓秦,你们五百年前是一家,她叫秦丹。”陈师傅也把我介绍过去。

我和秦丹握了握手。

“情况我都了解,”秦丹说话很冷“扶乩寻人最好是需要此人的生辰,实在不知道,也必须需要此人的衣物或是随身携带之物。你们有吗?”

我一拍手,这不坏菜了,我和大硕萍水相逢,什么都没有。就连他的大号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
秦丹看着脸冷,口气还是很温和的“你好好想想,照片有没有?”

“有。”我和大硕互相加了好友,他发的朋友圈我能看到,里面有他的照片。

秦丹拿过手机看了看,说道“把照片打印出三张来。最好能联系一下失踪者的亲朋好友,我需要他随身的衣物或是东西,才可以做法寻人。要不然不准的。”

我突然一拍脑袋,想了起来,大硕当时上了摆渡人的车,临行前曾递给我一串手链。

我赶忙摸了摸全身上下,当时顺手揣在裤兜里,还在!

我把手链交给秦丹,秦丹看了看,拿起来凑在鼻子前细细一闻,点点头说“可以。”

我长长舒了一口气。当时看似无意之举,却有机会救大硕一命。

秦丹在地上点燃两根香烛,一阵风吹来,香烛的火苗左右扑闪。我挡在后面,用身体遮住风。

秦丹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