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之恋 > 玄幻魔法 > 不教性命属乾坤 > 人间草木心 第七十三章 银信的身世

人间草木心 第七十三章 银信的身世(1 / 4)

最新网址:“信儿!”王妃睁眼听着她哭腔,如惊弓之鸟一跃而起,战栗抱住扑来的银信:“对不起对不起……真的对不起,”她嗓子早已喑哑,哭的喘不上气,被人掏了心肝儿一般疼的战栗“都怪我,都怪我。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“我没事。真的没事。”银信急急拿手指梳弄着她污糟的发髻心疼“姐姐怎的弄成这样?”

“没事,,没事,,好,太好了”木心颤颤傻笑一番,眼睛盯住她不肯移开。

“姐姐,你怎的了?”她瞧着她一反常态,开始害怕起来,哭腔也越发浓重。

“不哭,不哭,不怕啊。”木心死死抱住她“姐姐在,姐姐在这,谁都不许欺负你,谁都不许欺负我的信儿!谁都不许!!”木心越发失控,从颤抖的低沉逐渐转为撕心裂肺的怒吼。双臂勒住她,几乎透不过气。

银信终于从白日醒来的诧异里转缓联系上了完整的线索。她蹭着眼泪急急道“我昨日吃多了酒,睡了一觉,南弦守着我,郡主看着他,什么也没有。”她抚着姐姐起伏的胸口轻松笑道:“真的。没有甚么旁的人。我自己睡到大天亮。”

近乎一炷香的时间,木心才重新冷静,依偎在银信肩上由她给自己梳头。景纯的丹药果真有用,姐姐虽是急火攻心,可脉息已不似从前轻浮之势,大有好转,万万不可再多憔悴心力。

“我对不住彧笙,也对不住景纯,也……对不住你。”木心松开她抹着眼泪“我真真后悔。温伯伯那顿打,兴许再狠点就好。”她转而疑惑“说起来,温伯伯回南地了吗?许久也不曾听闻他的踪迹了。”

可不就是追大虫去了?银信故作镇定端来药碗呼呼试了两口递去她嘴边“药谷子的人从来都这样,一扎进山里就没个音信。不比医家几个师父,医了几个人多瞧了几种症都能规规矩矩如期寄出消息,再归了档案去。药谷子的人一株苗得十天半月的瞧,碰上被阿猫阿狗糟践的,长坏的不说,哪里能日日都有消息的。”

木心长吸一口气忽而再问“我从来不记人,你都替我记着。我问你,你记得阮钰吗?”

银信眉头一挑,骨碌碌转过眼珠子茫然摇头。木心追问“那个宫中的太史令从前是从阁里逐出的,你认得吗?”

银信倒抽一口凉气“我的天爷,逐出的?!咱们阁里还真有逐出的?!记着什么档上呢?”

木心无奈摇头“我也不知,师父从未与我提起。”她再偏头细细观察着银信复杂眼色,继续追问“你上午说她是丑婆娘?我见过许多绝色,分明都不及她貌美。也不知她是什么年龄,被逐出,还能入宫,还能做上太史令。这样荒诞的遭遇还能保养如此,想来绝非凡人。”

“凡人仙人我见多了。”银信没来由的恼怒卷起袖口“我只知她太史局得罪了我姐姐,再见着我……”

行了!木心打掉她的拳头,“绑了我一夜的是秦家人,也没见你找他们算账去。如何对着一个太史令恼羞成怒,口不择言的?”她咬着下唇压低声音“你是不是也觉得,他,对太史令不一般?”

“什么?!!”银信瞪圆眼睛不可思议看着姐姐的认真,“你说那个婆娘和殿下?是他俩合计着拿姐姐设计景纯师傅的?”

木心头疼的摇摇头长叹一气“若是这样,秦家,是为了什么?”她忽而提高嗓门换了眼神“说起来秦家那个狗鼻子,倒是跟你如出一辙。”想着当晚那老贼扑在自己身上猛嗅,胃里又一阵恶心。此时却不见银信嚷闹回应,转眼望去,那银信一反常态,定住一般愣着。

“你怎的了?”木心警惕速速上前拉住她手腕“你老实跟我说,有人欺负你了?”

“姐姐。”苏银信眼里含泪,忽而软软跪倒“我自小把姐姐当天,唯此一事,瞒着姐姐许久。”银信愧疚垂下头“如今再瞒着,只恐往后越发横生枝节,愧对姐姐待我真心。”

木心错愕半晌,满面通红,陡然横眉,厉声尖锐“是祁元熙?是他对吗?!是也不是??!!”嚷罢后退一步,飞速拉开屉子,从最下隔板提出一把剪子。

“不是不是!”银信惊恐抱住她双腿“姐姐休要气,不关旁的人,只信儿的事。”

“什么叫不关旁的,只你的事!”木心越发气急败坏,垂泪不止“你是我养大的孩子,这番是要杀了我不成!”

银信瞧着误会越发深了,只得死死拦住,匆匆嚷道“我是秦家的……”

只像是被一个巴掌扇回了理智,木心整个儿顿在原地,许久才缓缓“什么话?秦家的什么?”再低头瞧着眼前的丫头抽搭的喘不上气儿,撂了剪子,使劲把她拉起。

银信拭了眼泪,扶她坐回椅子上,依旧跪着她脚边。

“生我的那个娘,原是商丘最有名的厨娘,娘家人都死完了,早早的做厨娘不仅维持着生活,还存下了些体恤。可终究是女子,还是个没人做主的,稀里糊涂嫁了沧州最大的酒鬼。那个傻女人嫁去了才知,他不仅好酒,还生不得孩子。”银信冷笑一声,不

最新小说: 绝世七皇子 在霸总文学当保姆,却身价过亿! 人到中年,觉醒每日结算系统 小可怜被赶出门秦爷捡走日日宠桑瑜秦御霆 书生凶猛 曹魏的光与影 凤皇于飞 大明:带着老朱去穿越 剑宰乾坤 小可怜被赶出门秦爷捡走日日宠